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曝书吧 > 玄幻魔法 > 雨霖铃之羊脂白玉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圆满

雨霖铃之羊脂白玉 第二百六十五章 圆满

作者:半夏谷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01-22 02:34:22 来源:三七中文

正文

若遗憾遗憾,若心酸心酸,又不是非要圆满。

中国深圳,凌晨两点。有一小巧玲珑的身板,悄悄地拉开蚊帐,爬下大床,做贼般走进隔壁的书房,点起昏黄的台灯。

嘿嘿,这小身板正是我。

自从我去昆仑山散心,发现了这羊脂白玉镯子里的秘密,便被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推动着,心急地写下这段旷古奇恋。

可惜,我家那位,管得严,不许熬夜。

这段襄王刘珺和穿越女夏堇的故事,取名为《雨霖铃》。其实,我早已完结,甚至琢磨了十几遍。可是,每读一次,胸口犯疼,似乎提醒着哪里不对劲。

《雨霖铃》分为七大部分。

第一部分,缘起。

芭蕉雨,攒成红泪,作为悼念你的祭品,却落地破碎。追忆往昔,韶华,明媚,轻霭,芳树。当时若擦肩而过,会不会换来,你携佳人白首,我在古道信步,这般两全其美的结局?

第二部分,相遇。

睁开眼,裹曲裾深衣,捧百子被,东张西望。云凤柱,龙尾道,赤黑相衬,水榭飞阁朴素华美,不是所认识的smartphone不离身的世界。低头思量,不经意恰撞怀中。你,着玄端素裳,戴委貌冠,清秀俊朗。我,意料之中的羞红,不禁窃窃端详。倏尔,你直指椒房殿,留下急促的背影而去。以为,只是一场穿越千年的南柯梦。直至进了敬法殿,杖责、鞭笞,才知莫名其妙地身处汉宫。

第三部分,相识。

长门宫,莺啼鸟啭,恬然不理睬陈皇后梳妆待君王车辇的惆怅。我,从椒房殿贬入此,目睹千金买相如赋,但不敢告知风卷帷幄的后果,就像自己勤学汉隶,却不愿面对无法回家的绝望。

陶壶的水珠凝结成霜,枕上的鸳鸯泛起泪光,陈皇后形如枯槁。我念长门赋,诵至半晌,许诺寻天子见她最后芳颜。承诺太轻,连甘泉宫的位置也不清楚,于是一路彷徨。再次跌撞,抬眼见你眉间笑意,竟投入怀中,沉默。

第四部分,相知。

薄幸郎,一句金屋藏娇,教人断肠。遗留陈皇后病逝的悲伤,忐忑地被遣入诸侯王宫。领入书房,未见新主,轻拿铜镜,半为思家的憔悴模样。悄然无声地,你从身后紧紧搂住,将玉镯戴在我的手上,笑盈盈。花开三载,月圆九度,卸下眉头蹙蹙。央求你教我骑马读书射箭习礼奏乐,纵使时光荏苒,我的年华,亦如你爱的杜康,愈贮愈香。

第五部分,相恨。

红烛罗帐,青铜合卺,结发同心两不疑。幸福似命运之神波诡云谲的策划。王爷侍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故事,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然而,我无心介意,凝望南归大雁,或许应将21世纪的过往,全部遗忘。

薄暮,向厨娘学做饴蜜,端至书房,笑自己忘记你昨晚曾说与淮南王对弈之事。随意翻阅竹简,那句娶卑贱宫女为妻,以掩盖举兵大计,狠狠地烙印在心头。原来,从邂逅开始就只是一场阴谋,什么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不过是遇火成灰的钻石。我,恨,你……

第六部分,相别。

一封告密,呈上君王,联同伍被,献计平定谋反。枝上寒鸦,波光孤影,独自叹伶仃,又勾起对家的牵挂。你为我披上织锦,我将它抛进湖心。

烟火四起,若舔血的蛇信子。我骑马离去,却任性地松开武帝的手,奔回王府。你在床榻,对着玉镯着迷。我,湿了眼眶,一字一顿地咬出那句娶卑贱宫女为妻,以掩盖举兵大计。你,不顾挣扎,吻我。尔后,轻声说了这段宁愿你从未吐露的柔情:夺了天下,彻底摆脱武帝对你的垂涎,和你一道回家。玉碎,如泣。

第七部分,缘灭。

你,可知道,将我推开火焰一刻,我会与你相隔千年。整夜整夜的潇湘雨,冰冷日光灯下,怎么也拼凑不成残缺的玉。

“错了。”耳畔响起温润如玉的嗓音,仔细去聆听,必然察觉些许颤抖。

“错在哪里?”我托着下巴,愁眉苦脸的状态。

“全部,jessica。”全部二字似乎花去了他极大的力气,吐出来时略带疲惫。

然而,我的精力,只集中在jessica这个名字,抖了抖身子,扑入身后人的怀里,双手挂着他的脖子,撒起娇:“老公,刚上完厕所,睡不着,才过来看一眼的。”

“jessica,我陪你一起看吧。”dash十分娴熟地将我抱着坐在他的大腿上,浅浅地笑着,如沐春风。

dash笑起来很好看。差点,我就见不到了。那年夏天,得知dash患了白血病,与我分手不过一年。以为拉完那曲《theheaven》,便是永恒。

没想到,这世界上真的有奇迹。dash等到了匹配的骨髓,而我执意嫁给他,陪他熬过最艰难的时刻。有dash的地方,就是天堂。

后来,和所有烂熟的童话故事一样,我和dash返回中国,钢琴王子和大提琴女王,终于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唯一的缺憾是,dash因为吃了过多防止骨髓被机体排斥的药物,而双目失明了。

“老公,为什么刘珺和夏堇就没有奇迹呢?”我依偎在dash的怀里,疑惑之余,似乎隐隐有些不甘。

dash摇摇头,不知是在否定奇迹本身,还是在双重否定。

我猛然想起,dash刚刚说过,《雨霖铃》这个故事,全部错了。莫非dash的眼睛治好了?一时激动,我翻着dash的眼皮,左看看,右看看,也没发现出特别之处。

“jessica,趁你早上贪睡,我摸过你的字迹一次。”dash笑着说。

“看了一次就能发现错误,我不信。”我撅着嘴巴,故意皱起小眉头。

“一次,足够了。”dash吻了吻我的侧脸,眸子里的忧伤转瞬即逝。

“那老公大人说一说,有哪些错误。我不满意的话,要打屁股。”我抱着双臂,昂起下巴,挑衅十足。

“从相遇开始,就是错误。这诺大的未央宫,前朝与后宫是严格分开的。这襄王,同做了宫女的夏堇相遇,岂不是跟后宫的女人牵扯不清。”dash把玩着我的头发,调笑着。

“那就改成河西走廊相遇,来一段沙漠情缘。”我扁扁嘴,嘟囔着。

dash听后,脊背明显地一震,将我搂得更紧,仿佛下一刻便要失去我。

“老公,你不舒服吗?”我轻轻地推开他,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烧,又揉了揉他的腰骨,确认不是风湿复发,才长舒了一口气。

“胸口疼。老婆,可不可以去睡觉觉?”dash捂着胸口,蜷缩起身子。

“老公,你不要吓我。”我急得掉起眼泪。

蓦然,dash将我打横抱起,按在床上缠绵一番。哼,他哪里是胸口疼,而是浑身发骚,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大灰狼,夏堇有没有暗地里骂过刘珺。那夜,泪湿枕头。

第二天,dash出差,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便是我曾经的骨灰级女闺蜜charlotte。

我和dash结婚的那年,dash还在康复期,需要坐轮椅。我好心邀请charlotte当伴娘,她居然背地里向dash示爱。而且,dash拒绝了她之后,她仍然不死心,企图灌醉dash,强行上床。

以上的八卦,出自我的死敌simone之口。有床照为证,我不得不信。

“charlotte,dash不在。”我勾起嘲讽的笑意。

“你看起来,过得很幸福。可惜呀,只是假象。”charlotte竟然拿出一副怜悯的眼神,望着我。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笑得极其欠揍。

“等你弹完这首《雨霖铃》,看你是否还笑得出来。”charlotte扔给我一本小篆字体的琴谱,毫不遮掩眼底的仇恨。

我翻开琴谱,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琴谱读起来并不复杂。或者,对于我这种长期浸淫在各种乐器之中的天才来说,小菜一碟。咳咳,低调低调。

“家里只有钢琴和大提琴,我弹不了这首《雨霖铃》。”我故意笑得小脸僵硬,谁叫charlotte一过来就诅咒我和dash的婚姻。

“你就不好奇,为什么你能一眼认识小篆。”charlotte打开背包,双手奉上古琴。

这古琴,怎一个精妙,以致于我自动忽略charlotte最后的挑拨。哇塞,千年紫梧桐木打造的,十分珍稀。

“玲珑剔透的紫,长得好像凤尾,不如称为紫绡吧。”我爱不释手,满脑子的鬼主意,想将紫绡占为己有。

“快点弹奏,我迫不及待地想听你哭泣的声音。”charlotte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白开水,喝得甚是有滋味。

弹就弹,我才不怕你。我将紫绡小心翼翼地搁置在前面,坐得端端正正的,翘起优美的兰花指,调一调琴音。待进入状态,才开始照着琴谱弹奏。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曲罢,淡淡的寒兰香沁入鼻尖,疼痛从心脏出发,通过血液,流经四肢百骸。

“弹完了,你可以滚蛋。”我扬起更加灿烂的笑容。

“不可能的!”charlotte大吃一惊,不住地摇头,接着恍然大悟,露出狰狞的笑容:“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尔后,大笑离开。

待charlotte的身影已消失在我的视线范围后,所有的脆弱土崩瓦解。我瘫坐在地上,泪如泉涌。

“堇儿乖乖睡觉。当你醒来呀,寒兰会代替我,一直看着,堇儿与紫离过着快乐的生活。”刘珺最后的柔声细语,如魔咒般在耳边回荡。

不,阿珺相公不一定死了。南国的鸿雁塔第九层,关押的都是摧毁了亿万计数以上的低维度平行空间的罪人。堇儿要去将他救出来。

“他死了。”dash,也就是南国的紫离公子,轻声说。

“阿离,你骗堇儿。”我哭得哽咽。

“他葬在兰园。”紫离拈起瞬息咒术,拽着我去了兰园。

兰园里,紫离遥指一棵被寒兰围绕的梨花树,递给我一坛子梨花酒,转身离去,影子落寞。

可能是悲痛过度的缘故,也可能是想惩罚自己,我的腿站不起来了,只能双手爬着,靠近阿珺相公的坟墓,落得鲜血淋漓的境地。

寻到石碑时,竟然无字。

于是,我抱着梨花酒,咕噜咕噜下肚,待酒坛子空了,将它砸碎,捡起一块碎片,毅然割破手指,蘸着鲜血,写下“襄王无梦,神女有心”这八个字。

一个小时后,酒劲涌上来,我酩酊大醉。

恍惚间,我听到清脆的脚步声。怪那脚步声扰了兰园的清静,我刚抬起头,打算借着酒醉骂上几句,就变得痴痴呆呆了。

水蓝色袖袍,戴长冠,配玉带,寒潭眸子荡漾着温暖的笑意。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承接第一章的正文开头。这属于没有诺兰的另一个平行空间,也是jessica和dash的悲剧爱情的修改部分。哈哈,《雨霖铃》便是谷主很早写出来的蓝本。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